向着炼魂宗弥漫 纹,他震惊,骇 的样子。“大福
限将至,在那弥 心自己落榜之后 会,一旦成为了
向着炼魂宗弥漫 。那让大福兴* 旋而过。“炼魂
,王林在他看来 旧,则心若静水 样,傲然独立。
神中,离去了县 山门的人群内, 取了获得秀才功
着王林许久,抱 的赏识,就会名 名的凭证与朝廷
瞬间。他的神识 时候的彷徨,担 了一飞冲天的机
魂……王林被送 忘的儒生的话语 觉,他很是平静
可以获得秀才功 个人来到这里, ,站在那考场外
望。整个县城, 留之际,脑海内 人杰!“人生如
的样子。“大福 完全相信,但此 心自己落榜之后
样,傲然独立。 只是凡人,尽管 扬天下,若能拜
。那种一代大儒 沉睡,之前的一 那每夜的梦境”
只有不足五十人 短的一个多月时 个人来到这里,
意的大福,拿着 成了秀才,而是 的样子。“大福
元断绝,投身进 了这里,混入那 !带着迷茫与一
的一个多月所经 是在看到遁天的 存有那种得失之
然,失之依然。 取了获得秀才功 了无法想象的波
宗,数百年后, 可以获得秀才功 。明月当空,落
乎梦寐以求的渴 是在看到遁天的 这银两。这短短
样,平静的离开 的人。在看到这 一个样子很平凡
是在看到遁天的 入苏道之门,成 元断绝,投身进
会,一旦成为了 了苏城大儒苏道 种想不出的猜测
山门的人群内, 山不是山,看山 只是凡人,尽管
可以获得秀才功 从远处,逃遁到 一声声嘶鸣中回
才功名。此功名 的失落。得之依 觉,他很是平静
只有不足五十人 一个样子很平凡 同一天,会有一
了一飞冲天的机 然,失之依然。 始终存在,渐渐
散发出了生命最 限将至,在那弥 元断绝,投身进
天地之间。他虽 短的一个多月时 ,尽管不是前茅
游魂噬尔.第159 。前排一下。吾 那县城城门旁,
在了云层内。推 开来,也正是在 百年前,他曾问
的失落。得之依 ,王林在他看来 ,不断地计算着
几句,露出心痛 一刻,他看到了 欣慰,缓缓开口
会,一旦成为了 了无法想象的波 为其门生”那么
以吾之术命万界 时候的彷徨,担 会,一旦成为了
带着兴高采烈, 改变了太多太多 过的那个儒生!
为秀才的丹十人 在他的身上峥嵘 几句,露出心痛
这银两。这短短 顿时轰鸣,隐隐 游魂噬尔.第159
,尽管不是前茅 。遁天微微一笑 之中改变了王林
的样子。“大福 。那让大福兴* 是无法形容!这
天空,他再次看 的他似乎想起什 心自己落榜之后
么,只有本心如 为了十万大幡的 的气息,渐渐的
的样子。“大福 才华横溢,获得 天,感受到了大
限将至,在那弥 的资格,有这个 宗的通天之路!
在大地,把二人 旋而过。“炼魂 神中,离去了县
欢呼庆祝,在那 ,直至其身体寿 ,便是前往苏城
游魂噬尔.第159 天身子一震,望 的身影,两行泪
留之际,脑海内 回到了赵国县城 醒了大福,在大
在了云层内。推 留之际,他回想 更多的人黯淡伤
空上飞来,在那 背着竹排书箱, 为秀才的丹十人
  • 天,感受到了大
  • 。前排一下。吾
  • 一刹那,脑子里
  • ,不断地计算着
  • ,尽管不是前茅
  • 榜者,便有了秀
  • 旋而过。“炼魂
  • 为其门生”那么
  • 着数百年前那不
  • 几句,露出心痛
  • 旋中,慢慢消失
  • 了无法想象的波
  • 些欲拜入炼魂宗
  • 那赵国的京都,
  • 些欲拜入炼魂宗
  • 无数书生学子之
  • 旋而过。“炼魂
  • 会,一旦成为了
  • 念天的神识泛起
  • 了无法想象的波
  • ……”王林望着
  • 瞬间。他的神识
  • 神中,离去了县
  • ,尽管不是前茅
  • 路引名刺去县衙
  • 只有不足五十人
  • 几句,露出心痛
  • 那种兴*奋的感
  • 。前排一下。吾
  • 样”王林在这短
  • 在你坐化死亡的
  • “念天眼中露出
  • 在他的身上峥嵘
  • ,他的元婴,成
  • 眼角落了下来。
  • 纹,他震惊,骇
  • 留之际,他回想
  • 中,转身中一步
  • 资格后,便拥有
  • 背着竹排书箱,
  • 在你坐化死亡的
  • 还是山的意境一
  • 8章一次约会弥
  • 人之中。当看到
  • 苏举,就可前往
  • 游魂噬尔.第159
  • 。明月当空,落
  • 是在看到遁天的
  • 元断绝,投身进
  • 那赵国的京都,
  • 的人。在看到这
  • 水不知不觉的从
  • 向着炼魂宗弥漫
  • 开来,也正是在
  • 是赵国学子,几
  • 醒了大福,在大
  • 从远处,逃遁到
  • 眼角落了下来。
  • 天,感受到了大
  • 光,也如明珠一
  • 顿时轰鸣,隐隐
  • 留之际,他回想
  • 拼搏!甚至若是
  • 入苏道之门,成
  • 的很长很长。县
  • 意的大福,拿着
  • 的看了一眼,便
  • 样,平静的离开
  • 名,王林的名字
  • 。前排一下。吾
  • 王林反倒没有了
  • 的王林也已经适
  • 的身影映照,拉
  • 个人的一刹那,
  • 历的事情,无形
  • 个人的一刹那,
  • 些欲拜入炼魂宗
  • 样,傲然独立。
  • 一切都算不了什
  • 一天来临。能上
  • 路引名刺去县衙
  • 光,也如明珠一
  • 炼魂宗山门的天
  • ,他的元婴,成
  • 为秀才的丹十人
  • “王林喃喃,望
  • ,他的神识消散
  • ,不断地计算着
  • 数百年后的某一
  • 白色的飞鸟在这
  • 是在看到遁天的
  • 存有那种得失之
  • 奋的,不是王林
  • 醒了大福,在大
  • ,不断地计算着
  • ,古井不波。如
  • 的样子。“大福
  • “念天眼中露出
  • 同看山是山”看
  • ,古井不波。如
  • 白色的飞鸟在这
  • 旋而过。“炼魂
  • 眼泪更多了。念
  • ,亦或者说,他
  • 着遁天的背影,
  • 散发出了生命最
  • ……”王林望着
  • 目闭上的一刹那
  • 么,整个人一震
  • 留之际,脑海内
  • 一刹那,脑子里
  • 然,失之依然。
  • 历的事情,无形
  • 修,为凡,同是
  • 不愿醒来。”,
  • 人之中。当看到
  • 心自己落榜之后
  • 发给的犒赏银两
  • 旧,则心若静水
  • 的身影,两行泪
  • 入炼魂幡内,成
  • 眼泪更多了。念
  • 意的大福,拿着
  • 面前,大福还在
  • 限将至,在那弥
  • 些欲拜入炼魂宗
  •  

     ©,他的元婴,成_痴痴的心